旅行就像一场“约会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约会 >
旅行就像一场“约会
* 来源 :http://www.thefundamentalfitness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2-26 02:06

  “约会”前的兴奋,常常刺激起我许久的好奇心,突然间对即将前往的那个地方起来,也亲近起来,竖起耳朵倾听千里之外的声音。

  去苏州前,联想起读过的一本书,介绍苏州的水乡横塘走出一位有声有色的女子陈圆圆,先脑补那片江南水乡的画面——“君到姑苏见,人家尽枕河。古宫闲地少,水港小桥多。夜市卖菱藕,春船载绮罗。遥知未眠月,乡思在渔歌。”接着想象:什么样的灵秀江南养育出“恸哭六军俱缟素,冲冠一怒为红颜”的陈圆圆呢?

  到了苏州,穿行在一座座水乡古镇的街头,白墙黛瓦,飞檐斗拱,青石板,慢步在一座座私家园林,池塘、小岛、花木、山石、亭、榭、厅、堂,想象着古人在此宴客、游戏、读书、对弈、品茶、拍曲、吟诗、作画的场景,似乎整个人氤氲在江南山水的怀抱中。想来,只有“一川烟雨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”的江南,才走得出婷婷袅袅的美人。北方大漠上策马奔驰的彪悍民族,是断出不了陈圆圆这样的灵秀女子吧。

  都说上海外滩是“万国建筑博览群”,聚集了几十幢哥特式、罗马式、巴洛克式建筑,当年外国银行、商行、总会、云集于此。终于等到有空逛逛外滩,临行前特意上网看了部外滩历史的纪录片,对这一旧上海租界区“十里洋场”的模样心怀期待。尤其是外滩的那座外白渡桥,茅盾在《子夜》开篇即写到,“暮霭挟着薄雾了外白渡桥的高耸的钢架,电车驶过时,这钢架下横空架挂的电车线时时爆发出几朵碧绿的火花……”据说外白渡桥是上海第一座全部钢结构的桥,有老照片为证——淞沪抗战期间大量难民从闸北潮水般向南通过外白渡桥;1949年人民解放军骑兵部队雄赳赳气昂昂地从此进城……

  当我真的站在桥头,看着公交车一辆辆驶过外白渡桥进入外滩,突然有种时空穿越之感——有报道说,1908年,当有轨电车“叮叮当当”地从外白渡桥上缓缓驶过时,苏州河两岸的交通新由此拉开序幕,作家林徽音对此赞叹:“只见那里密布着一粒粒的小火,仿佛是一颗颗的星:有的是恒星,尽不动地站在那里,仿佛连身都不想转一个;有的是,在不停地、迟缓地向这个方向或者那个方向前进。那在前进的火的光是微弱的,而且行动得那样慢,仿佛是6月18日夜的西湖的远处的湖面上的荷花灯,在随着微风轻移。”当年的作家能否想象得出百年后这座桥上车水马龙的画面呢?

  记得历史上苏州还出过一位名人,范仲淹,除了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名句,他的一大功绩更该被后人记住——大约公元1049年前后,时任杭州太守的范仲淹“裸捐”全部财产,在祖籍苏州购置千余亩良田,建立族福利基金“范氏义庄”,定期为全族人提供一定量的米、布,婚娶丧葬及求学另有补助。它颇有些像我们现在的低保救济制度。钱穆在《现代中国学术论衡》中高度评价,“义庄始于北宋之范仲淹,一千年来,其风遍全国。此亦尚通财之一例。而通财不仅为济贫,又兼以宏教。曰养曰教,皆社会自为主持。而其他一切自治,亦皆由此一意义推广而来。”据说苏州的天平山下有范氏祠,应该对此有详细介绍。而我更好奇的是:为什么在宋代,在姑苏这个地方产生了一个范仲淹,且义庄能延续近千年不衰?这勾起了我对宋代以来江南族的构成、演变及背后文化根基的兴趣,有机会找本书看看。

  一直想去日本的古都京都看看,没机会成行,偶尔翻出川端康成的小说《古都》,得以隔空感受一下京都的味道——笔直高耸的杉树林,店铺前的格子门,式样朴素的和服,古老的织机,人与人之间隐忍而真挚的情感关系,一种物哀、宿命、悲凉的空气迷漫在山林间、宅园中,有着日本人性格的影子。小说终归是小说。有机会的话,很想去体会一下那片土地与土地上的民族有着怎样的共生关系。而这也是旅行时我常常想捕捉的:这个地方的昨天如何演变到今天?又是什么因素促成了这个地方的民风民俗?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